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新闻快递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她不甘做女人成大毒枭 常爱上兄弟们的心仪对象

发布: 2017-7-24 14:05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纽约时报 | 


 


  Gabrielle Paluch


  2015年,杨金秀在缅甸木姐。据亲戚们说,她爱穿男孩的衣服,经常爱上兄弟们的心仪对象。

  缅甸木姐——她出生于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的缅甸皇室,但她拒绝那种生活,成为女扮男装的军阀,她的军队得到CIA的补给,在金三角地区建立了鸦片贸易路线。上周,她以90岁高龄去世。她曾领导成百上千人,经受牢狱之苦和酷刑,她与一名女电影演员的关系曾引发流言蜚语,最终,她帮助少数民族叛军和政府达成停火协议。

  杨金秀出身半自治的果敢掸邦华裔少数民族世袭统治家族,有10个兄弟姐妹。据亲戚们说,她爱穿男孩的衣服,拒绝裹脚,经常爱上兄弟们的心仪对象。

  她的父母为这个不遵循传统的女儿担忧,把她嫁给了一个表弟。档案显示,她怀孕后不久就离开了丈夫,在走私鸦片的土匪中寻找新的生活。她的儿子段吉普是亲戚们养大的,这个名字来自杨金秀根二战期间在中国昆明市看到的美国吉普。

  她的亲戚们称,杨金秀追求军事领袖和鸦片走私事业的一个原因是她渴望摆脱传统的性别角色。“那是她无法拒绝的诱惑,”她的侄女杰姬杨(Jackie Yang)在1997年出版的家族史书《杨氏家族》(House of Yang)一书中写道。

  杨金秀25岁时,指挥成百上千名士兵守卫装载鸦片原料的骡子和车队,翻山越岭,赶往泰国边境。这些贸易路线所服务的鸦片产地最终成为世界上产量最高的生产区,为海洛因提供原料,产品走私到美国与欧洲。

  


  Yang family


  杨金秀(前排中)和她的士兵们,约摄于1956年。

  一些国民党残余部队被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打败后,继续在缅甸的避难所战斗,杨金秀曾与他们合作。仰光国家档案馆的情报文件称她是对和平的威胁。

  这些国民党军队获得了CIA的支持,因为在冷战初期,他们都想阻止共产主义的蔓延。阿尔弗雷德W麦科伊(Alfred W. McCoy)在1972年的《海洛因政治》(The Politics of Heroin)一书中写道,一个名为行动文件(Operation Paper)的秘密计划中包括一项协议:CIA用自己的飞机把美国的武器空运至东南亚,国民党和杨金秀的军队通过销售鸦片为他们的行动提供资金。

  根据缅甸政府1953年向联合国大会提交的投诉,1952年CIA提供的武器落到了杨金秀手中。杨金秀的军队被观察到穿过边境,来到泰国的一个机场,据说一架来自台湾,没有标识的C-47飞机在那里卸下军火。台湾是国民党政府的所在地。

  不久后,杨金秀和副手罗兴汉乘车从泰国边境返回缅甸时,电话遭缅甸当局窃听。她被指控帮助国民党士兵非法入境,在曼德勒的监狱里关了五年。那是杨金秀和罗兴汉第一次入狱,之后他们又多次入狱。

  后来,罗兴汉与缅甸军政府达成协议,军政府允许他继续从事鸦片贸易,换取他支持政府军打击叛军,他后来被美国缉毒官员称为“东南亚海洛因贸易轴心”。

  1959年,哥哥杨振材和掸邦的其他几十位世袭统治者退位后,杨金秀控制了哥哥从前的军队,成为该地区的实际统治者。据亲戚们称,杨金秀还和缅甸女电影演员瓦瓦温瑞(Wah Wah Win Shwe)有过恋爱关系,慷慨地送了她很多礼物,还把她的名字加到自己仰光豪宅的房契上。

  杨金秀的家人认为她们是情侣,不过瓦瓦温瑞2015年接受采访时予以否认——她依然住在杨金秀从前地产上的一座房子里。不管怎样,1963年,两人的协议突然结束,杨金秀被之前一年攫取缅甸政权的奈温(Ne Win)将军手下的警察逮捕。她在仰光的永盛监狱里关了六年,据说,她在那里遭受了酷刑。

  1989年,60多岁的杨金秀再次迎来事业转机。当时,她已经不再做军阀,但依然受到少数民族叛军尊敬,她和前同事罗兴汉被缅甸政府的军情局局长钦纽(Khin Nyunt)招募,帮助政府协商和平协议。这项协议是与杨金秀的远亲彭家声及其果敢叛军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达成,总体上维持到了2009年,之后爆发了新的战争。

  杨金秀晚年只能坐轮椅,过着相对默默无闻的生活,她住在木姐的大宅子里,由继子及其手下民兵照顾。2015年,她中风后不久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很喜欢被恭顺的士兵围绕。我们给她看温瑞在她家里拍的照片,她以会意的微笑和顽皮的大笑回应。她手拿一支中国香烟,说:“那整个产业都是我的。”

  杨金秀于7月13日去世,她在世的亲人包括两个妹妹和儿子。她的近亲都不住在果敢。杨金秀最终的墓地是她从前的一名士兵帮助建造的,位于果敢外的木姐附近。

  “对整个果敢来说,这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前士兵刘国熹(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正在为葬礼做准备。“我们都来跟领袖告别。”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