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新闻快递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女童长年被铁链锁床上 奶奶称不想她被拐被撞

发布: 2015-10-22 19:34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新闻大杂烩 | 

5岁女孩长年被铁链锁床上

5岁女孩小妍长年被一根铁链锁在木板床上

皆因父母不在身边年迈的奶奶怕她被拐被撞

一根铁链,一头锁在一张破烂的小木板床上,一头锁在5岁的小女孩小妍的腰上。这根铁链并不是代表着严酷和折磨,而是代表着小妍奶奶无奈的爱。“一两年前,我梦见她被大卡车撞,我担心噩梦成真,就用链子锁住她。她妈妈走了,爸爸也不回家,我就是她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小妍奶奶黄银珠无奈地说。

奶奶的无奈:

“我不想她被车撞或被拐走”

小妍的家位于黄埔区石化大院东门外,那是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小店铺,从外面看像一间垃圾回收站,因为里面没有什么像样的商品,反倒是堆积了很多破破烂烂的衣服和杂物。小妍被黄银珠用一根长长的铁链锁在门口的一张小木板床上,两头都有锁头。黄银珠担心铁链勒伤孙女的细腰,特意在捆住她腰的铁链四周裹上厚厚的布。

小妍今年5岁,从出生就跟着奶奶,奶奶用铁链锁住她,她没反抗。小妍想尿尿的时候,奶奶会拿来一个圆形小盆,让她就地解决。“白天就用铁链锁住她,晚上她就跟我睡在床上。”黄银珠说。记者看到,在这间狭窄的小店铺里,除了杂物,仅有一张简易的木板床,木板床散发着阵阵臭味,床下塞了不少破烂的衣物。这就是小妍和黄银珠晚上就寝的地方。

对于黄银珠用铁链锁住小妍这件事,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这样对孩子的成长很不利。黄银珠无奈道,一两年前,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小妍被一辆大卡车撞了,所幸小妍从轮子下面爬了出来。“这个小店铺就在马路边,常有车经过,车速也快,她之前被电动车和自行车撞过,我担心我的噩梦会变真。”黄银珠说,小妍多动,经常趁奶奶上厕所或去洗衣服时跑得无影无踪,于是黄银珠在大约一年多前用铁链锁住了小妍。

“其实,我锁住她也是担心她被人拐走。她妈妈离家出走了,爸爸也不回家,她只有我一个亲人。万一她被拐走,被人贩子残害去讨钱怎么办?”说到这时,黄银珠红了眼眶。

5岁女孩长年被铁链锁床上

小妍的身世:

年轻妈妈生女一年后离家出走

让黄银珠倍感心酸的是,小妍出生后并没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

黄银珠拿出了小妍妈妈的身份证,上面写着:姓名:吴剑英;出生:1991年5月。

6年前,18岁的吴剑英和黄银珠的小儿子罗永虹谈起了恋爱。“我儿子考了叉车牌,他当时在亚太集团开叉车,就是负责把一箱箱啤酒装上车。当时我们还开了一个小商店,吴剑英喜欢我儿子,总是跟他在一起。”黄银珠说。

一年后,吴剑英生下了女儿小妍。因为当时她还没有到法定婚龄,所以她和罗永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小妍出生后也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没有入户。

吴剑英第一次离家出走是在小妍满月的时候,黄银珠说,仅仅和她吵了几句,她就生气出走了,儿子把她找回来四五个月,她再次出走。

“小妍1岁的时候,吴剑英说要出去打工,可是找到工作干了八九天,她又跟着其他男人走了,说那个男人有钱,请她去上海玩,当时她打电话的号码都是上海的。”黄银珠说,大约过了1个月,吴剑英又说回了广西老家,后来她回到广州住了几个月又离家出走了。

“那一次,她拿走了800元现金,拿走了我儿子的手机,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黄银珠说。

爸爸去哪儿:

因为特殊原因回不了家

小妍的爸爸罗永虹出生于1981年,今年34岁。黄银珠说,吴剑英多次离家出走,小妍又那么小,罗永虹只有到处去找人。每一次吴剑英离家出走,他都要找人顶班然后四处去找人,次数多了他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他索性辞职离开了公司。“辞职后,他就四处打散工,开始他的朋友介绍了不少工作给他做,他也做得挺好的。但是去年过年期间,因为他和别人闹矛盾,他被人家砍伤了手臂,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了。”黄银珠说。

昨天,记者了解到,罗永虹不回家并不是因为担心被人打,他目前在广州一家心理医院,因为特殊原因回不了家,他可能还要在那里待很长一段时间。

昨天,黄银珠告诉记者,小妍现在常常想念爸爸,她抱着小妍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抗拒,似乎奶奶已经无法给她带来安全感了,“小妍常常对我说,她好想爸爸快点回来,赚到钱了就跟她在一起住。”

居委街道:正在帮小妍办理入户

昨天,文冲家综的几名社工来到小妍家里陪小妍玩,教她画画。小妍一开始不怎么吭声,但慢慢地就开始和几个社工玩起游戏。小妍跪在地上,把一个本子放在门口的小木板床上,在上面画小人,画完了还拿给社工看,脸上露出天真的微笑。有时候,她会把脸躲在门板后面,突然冒出来对着社工做鬼脸,还会发出“哈哈”的笑声。

社工罗廷贤告诉记者,小妍因为是非婚生子女没有入户,读书是她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居委和街道的工作人员现在正想办法帮助小妍,让她能够顺利进小学读书。

石化居委的李主任说,办理好入户后小妍可以进入户籍所在的幼儿园或小学读书,不过因为黄银珠说家庭的经济状况差,一下子拿不出几万元缴纳计生罚款,目前居委正在帮助她和街道协商解决,看看能不能分期付款。

“我们的社工能为小妍做的就是尽量多陪伴她,教她一些文化知识。”罗廷贤说,前一天她们来到小妍家,希望黄银珠能开锁让小妍自由行动,可是黄银珠死活不同意,“这还需要我们社工继续做黄银珠的思想工作,转变她的观念,否则这对小妍的性格和成长会有影响的。”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