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人物春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拼音之父:我已老到能说真话了 毛搞得一塌糊涂(图)

发布: 2014-2-03 08:50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明镜》 | 

德国新闻周刊《明镜》2月3日一期发表文章,介绍了中国现代汉语拼音发明者、现年108岁的 周有光。上世纪50年代,周有光受命完成三项任务:建立规范化语言标准、简化字体和研发字母标音方案。

  "周有光接受任务时已经快50岁了。不过与毛泽东不同的是,周有光曾见识过大千世界:1960年,作为中华帝国一个富裕家庭子弟,他在上海和日本学习经济和语言学,后来成为一名银行家。1946年他前往纽约为新华银行工作。

  在1949年人民共和国建立前不久,他回来了。'与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我支持共产党',他表示。'毕竟他们答应我们,要建立民主。'"

  周有光此后在上海教授经济学,并写了一本书,介绍字母体系在学习语言方面的优势。这本书引起了毛泽东的兴趣,当时中国有80%的人是文盲。

  如何用字母体系来代表字形复杂、四个声调而且又有很多同音字的汉字?这个问题曾让许多学者大伤脑筋。在使用何种字母的问题上也曾有过争执。在"留美派"周有光的坚持下,拉丁字母压倒了"社会主义兄弟国家"苏联的西里尔字母,这也让西方人学习中文更为容易。

 

  周有光:“共产党没有遵守承诺,中国始终没有民主。”

  周有光发明的拼音系统不但提高了中国人的识字率,也让信息时代的人们在电脑手机上输入中文成为可能。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对他却有所怀疑,少有褒奖,这一切都与周有光的政治立场有关。"‘我一生中只对一件事情感到遗憾,’他表示。'共产党没有遵守承诺,中国始终没有民主。'正如大部分知识分子一样,周有光在60年代文革期间曾被下放农村。

  "他赞赏国家迄今为止所取得的进步,周有光表示。但是中国仍远未达到应有的强大和有教养的程度。'错误在此前的年代就已经铸成。现在我已经老到可以说出真话了:毛泽东搞得一塌糊涂。'"



  109岁周有光新年寄语:要从世界看国家(图) 

  新京报讯 (记者江楠)昨日,“大转型时代与知识分子”座谈会暨周有光先生109岁华诞庆祝会于神玉艺术馆举行。已经109岁高龄的周有光未能来到现场,他让自己的儿子周晓平转告大家,“我这一年过得很好,身体也很好,谢谢大家。”    

  

  资料图:周有光。摄于2013年4月。

  

  昨日,周有光之子周晓平(左)在会上发言。李梦迪摄

  原标题:周有光:我这一年过得很好

  新京报讯(记者江楠)昨日,“大转型时代与知识分子”座谈会暨周有光先生109岁华诞庆祝会于神玉艺术馆举行。已经109岁高龄的周有光未能来到现场,他让自己的儿子周晓平转告大家,“我这一年过得很好,身体也很好,谢谢大家。”

  周有光上月曾发烧,目前已恢复

  在来到会场之间,周晓平问父亲,我该向大家说些什么呢?周有光告诉他就说我这一年过得很好。“爸爸说很好,怎么个好法呢?年初大家给他举办了一个会,之后他的文集又在常州首发,他说出了这套书,也算是一个句号了,很满意。”虽然周有光先生说自己身体很好,不过周晓平透露父亲在去年12月12日开始咳嗽发烧,后来住院接受治疗,不过目前身体已经慢慢恢复,各种指标都趋于稳定。

  尽管未能到场,周有光先生在视频中对大家的关心表示了感谢,他说自己并没什么好说的,近几年常常会说一句话,现在也不妨重复一下,就是“要从世界看国家,不要从国家看世界”,他认为这会带给人更开阔的眼光。

  周晓平说父亲觉得一生就这么一点成绩,自己都觉得好像没什么可说,但大家却还可以再谈,他要周晓平把大家的观点收集起来,将来慢慢讲给他听。

  秦晖:一些年轻人思想已行将就木

  学者何方用三点总结周有光先生的成就,即独立思考、宁静致远和“从世界看国家”的眼光。学者秦晖则认为周有光先生真正可贵的地方不在于其著述有多高的水平,而在于其在109岁的高龄仍然焕发青春,“他比我们很多人都要年轻,现在的社会非常吊诡的是,一些年轻人身上有一种木乃伊的味道,我们面对最可悲的现实是年轻人年龄还是壮龄,但思想已经行将就木,但周有光先生的语言越来越让人感到它是一个热血青年。”

  学者解玺璋赞成这种看法,他认为周有光先生虽然已有109岁高龄,但却像年轻人一样敏锐,关心天下大事、国家命运,“我们谈论大转型时代的知识分子,首先就要谈知识分子应有的责任感,但现在很多年纪在四五十岁的知识分子,反而没有这种对世事的关注,他们沉浸在一种很小的东西里,谈养生、品茶、书法,看起来很高雅,但我觉得这是玩物丧志。”解玺璋觉得周老对国家命运强烈的关注,是年轻一代的读书人应该学习的地方。

  学者资中筠则分享了她对社会转型的看法,她认为人们在谈论社会转型时往往会谈论三种力量,权力、财富和知识,“但我们往往忘记一个很重要的力量,就是民众,我一谈就谈知识分子能起到什么作用,但如果知识不和民众结合将一事无成。”她认为当下的所谓公知、思想界也存在一种撕裂的状况,简单来说就是左右之争,“而像周有光这样理性的、科学的呼声,站得比较高,看得比较远的眼光,还是非常需要加以倡导的,但却也并不是能够很容易得到结果的。”

  声音

  我们谈论大转型时代的知识分子,首先就要谈知识分子应有的责任感,但现在很多年纪在四五十岁的知识分子,反而没有这种对世事的关注,他们沉浸在一种很小的东西里,谈养生、品茶、书法,看起来很高雅,但我觉得这是玩物丧志。

  ——学者解玺璋

  人物简介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原名周耀平,起先“周有光”是他的笔名,“有光”后来成为他的号。他生于中国江苏常州,是中国著名的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周有光青年和中年时期主要从事经济、金融工作,担任过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1955年,他的学术方向改变,1956年开始专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曾参加并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公布),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中国大陆的语文改革。作家沈从文是他的连襟。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