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科技探索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转基因铁杆支持者逻辑:节能减排 增加粮食产量

发布: 2014-2-25 19:15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腾讯财经 | 





中国是反对转基因呼声最强的市场,但国际组织ISAAA希望通过自己的推广能够让更多中国人接受转基因。

下午1点,在完成了一场冗长的发布会后,Clive James和他的同事们匆匆赶往会议室,等待他的是两场连续的采访。简单的午餐就放在会议桌上,他们只能边吃边聊。

在过去的数年里,每到2月份Clive James都会来中国,宣布上一年全球转基因作物发展情况,并不厌其烦的解释这项技术之于粮食危机和环境的意义。他是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国际服务组织(ISAAA)的创始人,也是转基因技术最坚定、高调的推广者之一。

在中国激进的反转基因者眼里,Clive James和他的同事们是“青面獠牙”式人物,依靠宣扬转基因技术“牟利”,因为ISAAA资助者包括孟山都、拜耳,它们都有相关农业技术。

但Clive James显然认为这是误解。他对腾讯财经表示:“转基因和生物技术的改良作物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是极其重要的……新旧(技术)合作,才能够为未来的世界提供食物。”

粮食紧缺与食品安全的碰撞

2月13日,Clive James把中国作为年度报告的发布地。在过去的25年,Clive James一直工作在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从事农业研究。在中国,近年来有关转基因技术安全与商业化的问题上,挺转与反转人士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一些讨论已然超越科学证据的边界,情绪化主导着原本对食品安全已极度不信任的消费者们。最极端的阴谋论里,转基因技术甚至被形容成“武器”——例如,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毒性”会不会累加?而实际情况是,只要转基因表达的蛋白质不是致敏和毒素的,它就和传统食物中的蛋白质没有本质区别,不会累积也不可能影响人的遗传特性。

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些情绪化地讨论一类技术安全与否根本毫无意义,每一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都是独立的,在端上餐桌前都已经过复杂的风险评估。

的确,争议也并未阻止这项技术在全球更大范围的应用。来自ISAAA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是1.75亿公顷,比上年增长了3%。美国仍然是是全球转基因作物最大的种植地,占全球种植面积的40%。1996年,转基因技术商业化之初,只有170万公顷。

1999年,Clive James创立了ISAAA,这家非盈利机构创立初衷通过分享生物技术应用来减轻饥荒和贫困。Clive James是农业科学家,在剑桥获得的博士学位。在创建ISAAA之前,他任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的副所一职10年之久,也是联合国国际粮农组织资深顾问。

ISAAA之所以将北京定为报告宣布地,是因为亚洲是粮食最紧缺的地区之一:世界上60%人口聚集在亚洲,但这里只拥有全球34%的可耕地和36%的水资源。到2050年亚洲的粮食供应需要增加70%以上,才能够满足当地人口增长的需求。ISAAA相信,转基因技术更广泛的应用,能让亚洲各国免于通过竞争来解决农产品进口问题,也让贫困家庭不必承受更高的食品价格。同时,中国之于亚洲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何时批准水稻、玉米等主要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尤为重要,这足以影响整个区域对转基因作物的认可。

有效工具论

除了解决粮食供应危机,ISAAA相信,转基因技术对气候变化亦有贡献:从1996年至2012年,转基因作物减低生产成本及增加生产值至1169亿美元,节约4.97亿公斤的农药活性成分;2012年一年减少267亿公斤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每年在公路上减少1200万辆汽车。

Clive James对于2013年转基因种植情况感到兴奋:“面积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顶峰,比如中国90%以上的棉花都是转基因的,还有加拿大70%的油菜,美国90%的玉米。世界上转基因技术大国,中国排第六位,有420万公顷的棉花。”

2013年,孟加拉国首次批准种植转基因茄子,印度尼西亚研发及批准转基因耐旱甘蔗,巴拿马批准商业化种植转基因玉米,7个非洲国家开始进行大范围新转基因作物的田间试验,为商业化种植作准备。

Clive James说:“转基因不是万能的,不是尚方宝剑,但是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不过,对于这项商业化应用不足20年的技术,Clive James也表示尊重人们选择的权利:“有些人想买有机食品,他们应该有权选择……不管是传统的、有机的、还是Bt(基因)的食物,大家愿意选什么就选什么,我们是拥护选择权的组织,这是我想强调的宗旨。”

中国反对转基因呼声全球最强

但选择权之于政府却是艰难的。

在中国,农业部曾先后批准了进口转基因大豆、玉米、油菜用于加工原料,它们不被允许在中国种植,且须遵守严格的用途管控。目前在中国广泛商业化种植的仅有棉花和木瓜,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虽有安全证书,但在商业化进程上已被搁置了4年之久,这与国内强大的反转声音不无关系。

两年前的2月,Clive James在北京拜访了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李家洋。在那次会面上,作为植物分子遗传学家的李家洋,肯定了ISAAA向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农民传播技术并增收中发挥的作用,承认生物技术对于解决发展中国家粮食安全问题、消除贫困的意义。一年后,李家洋被曝出曾就职于美国杜邦先锋国际种业公司,任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成员。这段原本无薪酬、非雇佣的关系,一度被解读为转基因权钱交易的罪证,主管部门农业部顿时处于风口浪尖。

虽然事件最终得以澄清,但也让人们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转基因在全球范围内争论了20多年,就在发达国家已经逐步接受的时候,来自中国的争论成了全球最强音。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