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健康生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医由小媳妇变硬骨头白人针灸师占鳌头

发布: 2014-7-27 14:27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世界日报 | 

  一方斗室,陈庆全中医师治疗不少疑难杂症。(特约撰述余愉/摄影)

  中医会传入美国,是偶然也是必然。但能合法行医,却是一步一脚印,走得深刻。在领军全美针灸合法化的加州,经过近40年的努力,中医针灸已展现出能与西医相辅相成、分庭抗礼的成熟度。

  在旧金山近郊健身房内,荷兰裔的瑜伽老师,在上课前指导挤得满坑满谷学生敲打meridians(经络)。他一边示范,一边解释,这是为呼吸,这是为消化,这是为肾脏。一屋子金髮碧眼的学生有样学样跟着敲打这些所有健身教练都没提过的健身密码,打完以后一位年轻人说,「本来因花粉热过敏塞得死死的鼻子竟然通了,感觉比跑完五里还好!」眼见一位来自欧洲的老师,以娴熟的手法教导美国人中国的宝贝,颇有超现实的感觉,但也欣慰中国的富矿正逐渐要出土了。

  种子飘落 随华工淘金客传开

  在1850年左右,数以万计的华工离乡背景到加州加入淘金和修建横贯东西的铁路。他们如果病了或受伤,受限于语言与经济能力,大多请随他们一起来的中医师为他们针灸或开草药治疗。中医的种子开始飘到了美国的土壤上。

  中医针灸1972年开始在美国主流社会受到重视,但由于当年针灸尚未合法化,包括已在中国行医经年,1949年后,逃到新加坡再转往美国的Dr. Miriam Lee等几位中医师,被冠上非法行医的罪名遭到逮捕。经过目前仍活跃于针灸界的周敏华医生等多位中医界热心人士多方营救奔走,加上被捕中医师们的病人挤满了法庭,向法官申诉针灸怎样救了他们,几位锒铛入狱的中医师终得无罪开释。经此事件,中医界体会到立法之路虽多险阻,却是刻不容缓的百年大计。

  当年有针灸师为当时加州布朗州长母亲因中风偏瘫的手臂施以针灸治疗,有人为友善的加州议员治疗手术后遗症和不一而足的痛症,丘德扬医生并在得到法院的特殊准许下,以实验性质,无照做治疗前与治疗后的效果比对。

  健保支付 加州率先针灸合法

  1975年,加州州长布朗终于签署了具历史意义的SB86针灸合法化法案,与其他法案相较,这可能是金钱花费最少的法案,却为全美针灸界攻下最重要的桥头堡。经过加州这个张力十足的开场,其他州陆续跟进,除了少数几州,目前针灸已在全美40馀州合法化,加州的针灸发展史,也几乎等于全美的针灸发展史。这项成就,不得不归功于当年加州几位中医前辈殚精竭虑无私的努力与深富远见的前瞻性。

  合法化只是硬仗的开始,为了保证中医的专业水准,并化解外界怀疑的态度,对内加州针灸界不断推动自我完善体系;对外出钱出力挨骂奔波完成一系列立法程序。加州20多所针灸学校的专业课程由刚开始的1000多小时增加到3000多小时,对毕业生颁予硕士学位,完成硕士学位者即符合考照资格,完成4000小时毕业生授予中医博士学位,经常邀请中国国医大师讲学,是全美课程最丰富、要求最严格的一州。针灸刚合法化时,像个小媳妇,病人必须由西医转介才能看针灸。现在加州针灸医生已成为一线医生,可独立行医。

  加州所有的工伤和车祸保险及大部分健保都支付针灸治疗费用,就连2012年新出炉的加州健保法案,针灸都被纳入加州全民健保的基本医疗项目。与当年被视为密医的社会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概括中医 诊脉拔罐开方都来

  美国加州执照针灸医师公会会长黄宪生,笑称目前在加州有照的华人中医师为「硬骨头」。原因有三:一是针灸中医师常治疗的是西医疗效不彰或束手无策的病症。二是针灸保险给付跟西医相较,少得可怜,针灸医生诊所通常就是医生一人校长兼撞钟,最多有个家人帮忙或请个助手。三是在西医为主流的美国社会,没有独特与过人之处与不断进修的真本事,很难在激烈的竞争下继续生存。他说,一位从中国来访问的中医大师就曾跟他说,假以时日,海外一定会产生一批身怀绝技的中医大师和有影响力的中医流派。

  在美国看针灸医生会发现,其实除了针灸以外,诊脉、开方、拔罐、推拿、气功等中医师的诊疗范围,针灸医生都做,为什麽不直接称中医师呢?黄宪生会长说,这全是加州历史上特殊情况所造成。其实加州所有中医针灸学校的课程包括中医全面的教学,并未局限于针灸。但美国西医界对一切与医学有关的事物都非常的严格和保守,对古老和神秘的中医学,有很大的戒心和阻力。聪明的中医前辈,用美国人已略有所闻的针灸,突破重重关卡,成功敲开美国医界紧锁的门阀,针灸在美国也成了中医的代名词。

  针灸医生陈庆全,于1964年考入中国大学录取率最严峻仅3%的「老三届」广州中医学院,1970年幸运分配到全国最先复校的中山医科大学中医内科,有丰富的临床与教学研究经验,着作等身。1992年抵美后,取得加州针灸师执照,在旧金山日落区执业至今。他说,在中国,中、西医不像美国这样泾渭分明,在各中医学院有两年半的时间是学西医理论,而西医课程中也有200个小时学中医要点。中国每一个省都至少有一个医院,同设西医、中医两部门,地点也通常在省会要地,方便病患求诊。

  徐伯霖医生(Dr. Po-Lin Shyu)在台湾出生,小时候移民美国。当他在旧金山州立大学读物理治疗时,他的柔道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中医师鼓励他去修中医,因为物理治疗师可以做的事中医师都可以做;但许多中医师能做的事,物理治疗师却不能做,发展的路比较活络。他的研究所和博士都念了中医,并师从曾任加州执照针灸考试委员会委员吴起凤医生20年,专攻不孕症。

  历史新页 白人针灸师占鳌头

  「美国人对中医针灸的接受力很强。」徐伯霖医生说,他的病人有95%是不会说中文的美国人。他在加州中医药大学教课的学生,也有60%是不懂中文的外籍人士。

  「西医做试管婴儿前,为母亲做的一切检查都不能保证卵泡品质,等失败后,只能对母亲说,年纪大了、身体不适合…,建议去找代母的卵泡。但中医针灸就可从根本改善母体的体质,经过三个月每周一次的调理治疗后,第二次取出来的卵泡就比第一次没有经过中医调理的要健康很多。我们有70%的求诊者是从做试管婴儿失败后送过来的,用针灸、中药、膳食将母体调整到理想状况,再进行下个步骤,可以大大提高成功率。」所以徐伯霖的老师吴起凤,把中医治疗称为「助孕」(fertility)而不是西医所称治疗不孕症(infertility)。

  其实「助孕」与「不孕」,虽然讲的是一回事,字面的不同,多少可以看出中、西医治疗的基本信念的不同。目前正採用中、西医兼治癌症的王小姐就有很深的体会。她说,中医从2000年前黄帝内经就把人体看成一个整体,并且将人的健康与宇宙运行相结合,相信在人体小宇宙运行和谐的情况下,人体有自癒与恢复机能的能力。西医讲求立竿见影,每一个器官都还再分成很多研究体系,并有详细的数据支持,但在还没找出整体的关联性,遇到个别的瓶颈,容易冠以否定的结论,同时病体在过程中必须仰赖庞大陌生的医疗科技,个人会觉得淼小与无助。

  在加州1万6000位执照中医师中,令人惊奇的是华裔的比例不超过35%,40%是白人,韩裔20%,其他10%。一些全国性例如Kaiser设立了针灸科,大受欢迎,听说预约要排两个月。着名医学院哈佛医学院和史丹福医学院都设立了中医药和针灸的研究机构,显示中医针灸已不再只是中国人的专利。

  随着中国崛起,中医针灸也随着水涨船高。中医药和针灸以其疗效好、收费合理,可补双向治疗和少毒副作用的特点正在浩瀚的医海中逐渐寻回应有的重视和肯定。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