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时代中国 >> 资讯 >> 婚姻家庭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7千万嫁女煤老板或破产 600亿资产一半都卖不到

发布: 2014-2-12 17:00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 





 邢利斌(前排右一)曾掷7000万嫁女


联盛重整僵局

山西最大民营煤企重整进行时:多路投资者接洽,但却卡在邢利斌那里



留给邢利斌的时间不多了。

这名曾经的“7000万嫁女”主角执掌的山西最大煤炭民企山西联盛集团(下称“联盛”)重整已近三个月。《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从多方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作为联盛董事局主席的邢利斌近期与各路潜在战略投资者密集接洽。其中,包括一家巨无霸型金融机构的信托公司已经与联盛进行了多次谈判,但在资产评估上依然存在分歧。

影响联盛重整的另一大变数在于邢利斌的态度。目前求购联盛的还包括山西吕梁当地民企,但据当地民企圈知情人士透露,邢利斌不愿接受“被人吞并”的结果。

根据本报记者此前获取的联盛债务汇总材料,该企业总负债320亿元,信托借款余额73.63亿元,涉及多家信托公司,最早的已经于2013年11月1日到期,其余最早到期的是今年2月20日,最晚的是2015年9月26日。

估值争议

这个春节,邢利斌过得并不轻松。

自2013年11月29日,联盛申请重整后的两个多月以来,上海、深圳、北京都曾出现过他的身影。《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有正当理由的,法院可以裁定延期3个月。

也就是说,留给各方提交草案的时间最多只有半年多。如果届时仍未确定方案,法院应当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债务人破产。

习惯了收购别人的邢利斌,显然不愿意接受被人吞并的结果。本报记者了解到,自从宣布重整开始,邢利斌便与多家金融机构谈判,试图说服对方同意自己亲自起草的联盛债务重组方案。

上述大型金融机构的信托公司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果不是邢利斌急于向外界宣布重整,他本有望获得一家信托机构数十亿元的投资。

本报记者获悉,即便是在宣布重整后,也有几家企业与联盛就重整进行谈判,包括信托公司在内的几家潜在战略投资方已经与联盛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接洽。

其中,上述巨无霸型金融机构的信托公司已经与联盛进行了十余次谈判,并完成了资产评估,这也是主要分歧所在。这家信托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按照邢利斌的说法,联盛的资产估值目前是600亿元,但这一数字并不被对方所认可。

该人士称,关于债务和管理怎么安排、债务结构如何调整、债权人怎么处理,后续的业务发展如何规划,这些都是细节。邢利斌的资产太庞大,牵一发会动全身,所以也比较费周折。

“这些资产中,有的不存在,有些不被认可。”上述信托机构人士称,对于一些联盛的非主营业务资产比如教育、农业等,投资人根本不感兴趣。

浸淫煤炭行业多年的邢利斌,对煤价的预期高于一些潜在投资者,也直接决定了估值的差异。多名知情重整进展的人士称,此时的邢利斌正周旋于不同的投资对象中,为自己的联盛寻找一个出价合适的买家。

只是,他的时间并不多,摊子却很大。按照此前的联盛债务重组方案,联盛截至去年9月底对外融资总额超过26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余额153亿余元;信托借款余额73.63亿元。根据本报记者此前获取的材料,涉及的信托公司包括中建投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今年11月20日到期,6亿元)、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今年5月14日到期,15亿元)、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1月16日到期,12亿元)、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今年2月21日到期,5亿元)。

一名熟识邢利斌的民企人士称,如果邢利斌能在方案上作出改动,尤其是在资产评估上作出让步,那他将很快觅得投资。按照该人士的估算,联盛号称600亿元的资产,真要拿到市场上卖,连200亿元都卖不到。

拒绝被“团购”?

重整消息一出,吕梁当地的民营企业家也想“组团”收购联盛,但邢利斌始终没有给他们机会。

去年11月29日,吕梁市柳林县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联盛的重整申请。公开信息显示,公司严重缺乏债务清偿能力,今年以来,面临欠缴税款、职工养老保险金、工程款、材料设备款等多项财务问题。此外,与联盛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有十多家,涉及信贷资金200多亿元。

本报记者了解到,联盛申请重整后,所有的民营企业债权人坐在一起开会的次数非常有限。

其中一名柳林当地的联盛债权人企业人士分析称,邢利斌只想用重整为自己争取时间,但不想放弃对联盛的控制权,更不希望看到联盛被瓜分。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煤改过后,吕梁是全省保留民企最多的地市之一,在该市100多家煤矿中,民企占到了多数。在之后持续的兼并重组过程中,这些民营企业不断发展壮大,资产也以几十倍的规模膨胀。

联盛经营业务以煤焦化为主,兼有水泥、矸石发电、房地产、农业、教育等。2011年全省煤炭资源整合后形成的130多家整合主体企业中,该集团排名第10位。但在吕梁当地,身家百亿的民营企业家不在少数。如今,这些民企已经具备了吃掉联盛这个昔日老大哥的实力。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名吕梁民营企业家处得到证实,柳林本地的山西汇丰兴业焦煤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丰兴业”)和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凌志能源”)有意联合收购联盛。

汇丰兴业公司网站数据显示,集团总资产160亿元。本报记者此前获取的联盛对外担保情况显示,汇丰兴业名列其中,担保联盛20亿元,被联盛担保11.28亿元。

“如果汇丰兴业和凌志能源成功收购联盛,却是邢利斌不想看到的。”与联盛互保的另一家吕梁当地企业负责人对本报记者分析,潜在投资者的介入势必会干预联盛未来的管理和经营,邢利斌会变得非常被动。

除了本地的民营企业外,外省的企业也在跃跃欲试。此前,曾传出来自山东的安泰信集团有意作为战略投资者为联盛注资。据接近这家企业的知情人士透露,这家以房地产开发和高尔夫为主业的民企仍在与联盛接洽。

联盛冲击波


联盛宣布重整后,让债权金融机构和企业措手不及。本报之前报道,国家开发银行在内的14家金融机构联名向山西省委、省政府“紧急报告”,请其出面协调联盛重整事件。

联盛重整给当地带来的冲击正在显现。“釜底抽薪”,在谈到银行信贷时,吕梁一名与联盛有互保的企业主这样形容,按照以往的惯例,在年底将原有贷款还上后,银行会在年初再贷给企业。“这次银行也是这样说的,但钱一还进去,立马变脸不给贷了,本来做好的计划就等这笔钱入账开工了,一下就被打乱了。”

变脸的不止一家银行,针对矿产的贷款、信托均有收紧。近日,本报记者以煤矿企业人士身份询问某家信托是否能合作时,对方直接予以回绝。

银行贷款无望的情况下,当地民企只能将目光投向民间信贷或省外甚至海外银行。上述与联盛有互保的企业家,在过去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不停地借钱。而在经历了此前柳林民间信贷风波后,当地人在将钱贷出时也已谨慎许多,不断攀高的利息将给企业背上沉重的债务。
【免责声明】时代中国网刊载此文并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网友参考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时代中国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